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经验交流   正文
热门排行

普渡大学图书馆的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实践及启示


2018-07-20 阅读次数:

摘要:阐述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的内涵及特征,介绍普渡大学图书馆的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实践,包括嵌入科研团队、嵌入专业课程、嵌入学习过程。总结普渡大学图书馆的实践经验,即多途径发展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基于用户需求、灵活设置教学内容;馆员与专业教师深度合作;建立完善的教学评估体系。

关键词:高校图书馆,数据素养教育,嵌入式教学

引言

数据素养是个人有效获取、评估、管理及利用数据所需具备的知识和技能系统。随着数据密集型科研范式的发展,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数据素养已成为当今社会人们必备的技能之一,亦被认为是高校信息素养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1]。为促进高校师生提升数据素养,近年来国外高校的图书情报学院相继开设数据管理专业课程,高校图书馆亦采取专题培训、研讨会、在线课程等方式积极开展数据素养教育活动[2]。鉴于不同学科用户教育需求的差异性,国外高校图书馆非常重视发展面向学科的数据素养教育,尤其是采取嵌入式教学方式,典型代表如美国博物馆和图书馆服务研究所(Institute of Museum and Library Services,IMLS)资助,普渡大学图书馆牵头实施的跨机构数据信息素养(Date Information Literacy,DIL)项目[3]

目前,我国高校图书馆在数据素养教育实践方面尚处于起步阶段,国内的相关研究主要涉及对数据素养的概念、内涵及意义的阐述,数据素养教育内容与方式的探讨,以及对国外图书馆数据素养教育理论、方法与实践的介绍[4]。关于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的专门研究不多,仅有刘勋进行了初步探讨[5]。笔者梳理相关研究文献,在分析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内涵、特征的基础上,选取普渡大学图书馆的实践案例加以分析,以期为国内图书馆开展数据素养教育提供参考。

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的涵义

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作为一种基于学科的整合式教育方法,是将数据管理和利用技能教育有机融入教学、研究和学习的过程,协助学生发展数据能力。其实施方式可以包括:将数据素养教育嵌入到专业教学的授课、作业、考试等各个环节,以及学生科研项目参与、学位论文或毕业设计撰写的过程;或者直接嵌入到用户学习、工作的物理空间,如设置嵌入式馆员,入驻用户的办公室或实验室。

与其他教育方式相比,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具有以下优势和特征:能够密切结合特定学科环境下学生的学习和研究实践,教学内容更具有针对性,从而更好满足学生的实际需求;能够有效契合数据生命周期理论,基于科研过程不同阶段面临的数据管理和利用问题,引导学生发展数据能力,体现数据管理的周期性与完整性;在教学方法上,采用具有针对性的问题导向、任务或项目驱动等教学手段,将数据素养教育融入到特定的情景和过程之中,创建体验式的教学情境,有助于提高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进而取得更好的教学效果。

普渡大学图书馆的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实践

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建校于1869年,是美国著名的公立研究型大学。该校拥有世界顶尖的工学院,其农学院、药学院、技术学院、兽医学院在全美大学排名中均位列前十名[6]。为协助科研人员应对新环境下的数据管理问题,普渡大学图书馆大力发展科研数据管理服务,建立了普渡大学研究仓储(Purdue University Research Repository,PURR)。在数据素养教育方面,该图书馆早在2008年就面向全校学生开设专门的数据管理课程,并于2013年牵头实施IMLS资助的数据信息素养(DIL)项目,积极探索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模式,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

3.1 嵌入科研团队

DIL项目旨在研究特定学科背景下的数据素养教育需求,进而发展相应的教育方式。为实施该项目,普渡大学图书馆成立专门的项目团队,并与农业与生物工程学院下属的水文学课题组合作,深入课题组的实验室调查其数据管理状况。该课题组的研究活动涉及观测数据、建模数据、遥感数据等多种数据类型,学生研究的重要任务是将实地收集到的观测数据与利用水文模型所产生的模拟数据加以比较。项目团队对课题组的教师和学生进行访谈,从中了解到:尽管教师已建立了实验室的数据管理政策,但学生实际上没有真正遵守这些规定;学生能理解元数据的概念,但未能熟练编制元数据文件,未能确保实验室数据文件的质量;学生能认识到自身的数据管理需求,但在实践中未能有效解决该需求[7]

针对课题组数据管理存在的问题,项目团队首先与课题组教师共同编制了数据管理推荐步骤清单,为学生提供实践参考,促使学生遵守数据管理政策。然后围绕数据管理、元数据创建和数据仓储利用等主题举办了三次讲座,每次讲座时间为两小时,具体内容包括课题组数据管理的基本操作步骤介绍、元数据的编制方法,以及数据查询、分析和发布的方法,并让学生实际练习相关应用技能[7]

3.2 嵌入专业课程

普渡大学图书馆还积极尝试将数据素养教育整合到现有专业课程,具体实践有核工程学院的“核工程必备交流技能”和科学学院的“科学与社会重大问题”课程。

“核工程必备交流技能”针对高年级本科生和研究生开设,旨在帮助学生发展书面的专业交流能力和写作技能。该课程由核工程学院教师和图书馆工程馆员共同讲授,其中工程馆员负责讲授八节课,涵盖专利、政府信息、资源评价和版权等内容。鉴于一直缺乏系统的核工程数据教育内容,该课程自2013年秋起增设一节数据入门课,由工程馆员介绍数据的概念、数据评估的标准及数据仓储的利用。为帮助学生更好地识别数据质量,普渡大学图书馆专门编制了数据可信度清单(Data Credibility Checklist),作为数据对象评估工具。学生在课堂上练习使用清单所列的标准,来评估核数据集文件,发展关于数据的批判性思维能力,以及数据获取和利用技能[8]

“科学与社会重大问题”课程的目标是结合现实中的问题,帮助学生发展书面和口头的专业交流技能,以及终身学习的能力。该课程的重点内容之一是“自然灾害:数据驱动的决策”这一社会问题。图书馆学科馆员与科学学院的教师密切合作,结合教学内容设计相应的练习和作业,让学生学习各种数据利用技能。学生在课堂上要尝试使用社交网站、联邦政府、地方政府、非政府机构应对自然灾害所产生和收集的各类数据,并选择某种自然灾害影响的一个地区,确定要研究的问题,然后选择数据源并查询所需数据。对于查询到的数据,学生再利用数据可信度清单评估其可信度和质量,继而加以整合,进行可视化分析,最终形成面向自然灾害所影响的当地政府的政策建议[8]

3.3 嵌入学习过程

2015年,普渡大学图书馆以农学院为试点,尝试面向研究生开展嵌入学习过程的数据素养培训项目。在教学对象上,图书馆从农学院选择不同专业、不同年级(从硕士一年级到博士最后一年)的学生,并考虑男女比例均衡,以确保教学对象的全面性和代表性;在教学内容上,注重结合学生当前的学习和研究实践,以及相关领域的研究数据,灵活地设计教育内容、练习和作业,从而建构真实的学习体验;在教学方式上,采取系列培训课的形式,每周组织一次两小时的培训课,共计15周。每次课程基于学生自身学习和研究的进展情况,围绕数据管理的特定主题,进行教学内容讲解、课堂练习和讨论[9]

此外,该项目通过形成性评估(Formative Assessment)和终结性评估(Summative Assessment)两种方式开展数据素养教学评估:形成性评估是在学生学习过程中进行评估,包括让学生用简短的语言描述所学到的知识,以及未能理解和掌握的内容;终结性评估则包括在最后一次培训课上组织学生进行焦点小组(Focus Group)式讨论,并在培训项目结束六个月后对学生开展后续访谈,通过讨论和访谈了解学生对培训项目的评价和建议,以及所学知识、技能的实践应用情况[9]

思考与启示

4.1 多途径发展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

借鉴普渡大学图书馆的经验,我国高校图书馆可针对本科生和研究生不同阶段的实际需要,实施形式多样的嵌入式素养教育,积极尝试各种嵌入式教学方式,具体可包括:将数据素养教育嵌入传统专业课程、网络课程及MOOC课程;设置嵌入式馆员,将数据素养教育嵌入科研团队,协助科研团队发展数据管理和利用技能;深入学生的学习和研究进程,发展数据素养专题培训项目;提供深度科研咨询服务,将数据素养教育嵌入毕业生学位论文和毕业设计撰写过程。

4.2 基于用户需求,灵活设置教学内容

普渡大学图书馆在开展数据素养教育时,注重通过调查、访谈等方式深入了解用户需求,再根据其实际需要,设计相应的教学内容。例如,嵌入专业课程的数据素养教育,其教学内容侧重于数据利用技能,旨在帮助学生发展数据发现和获取、数据质量评估及批判性思维能力,突出学生作为数据利用者的角色;嵌入科研团队的数据素养教育,则更注重数据管理技能,强调师生作为数据管理者的角色。而在针对农学院的数据素养培训项目中,图书馆要求参与学生提供自身数据管理和利用的相关信息,其教学内容也更加灵活,最初只确定了总体的课程框架,具体讲授内容则是随着学生研究项目的实际进展提前一周确定,因而能激发学生的兴趣,能更深入地探讨数据管理和利用方面的问题[9]

4.3 馆员与专业教师深度合作

经过多年发展,普渡大学图书馆馆员与各院系教师之间已经形成良好的合作关系,馆员积极参与专业课程教学,发展课程整合式信息素养教育,如前面提到的两门专业课程,就都属于馆员与教师合作授课的情况。而二者合作的深度则决定了数据素养教育整合的程度:在“核工程必备交流技能”课程中,学科馆员除数据入门课以外,负责讲授八节课,能在这些课时内整合数据素养教育内容;在“科学与社会重大问题”课程中,学科馆员负责所有课程作业的设计,因而能将数据素养教育融入全部课程内容。目前,我国大多数高校图书馆与院系教师间的合作还不够深入。要发展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馆员必须积极拓展与教师的合作,在充分了解专业课程信息需求的基础上,为学生讲授数据及其他信息利用知识,并结合课程内容设计数据利用的练习和作业,引导学生发展数据技能。

4.4 建立完善的教学评估体系

数据素养教学评估,包括对数据素养课程本身的评估和对学生学习效果的评估两个方面。高校图书馆应建立完善的教学评估体系,以持续改进数据素养课程内容,提升教学效果。高校图书馆可参照普渡大学图书馆的做法,灵活采用形成性评估和终结性评估两种方式进行数据素养教学评估,具体包括:通过在教学过程中组织课堂讨论,布置作业和任务,以及在课程结束时对学生进行课后测试,来考察学生的学习效果;通过在课程开设前开展教育需求调查,在课程结束后对学生进行后续调查和访谈,了解其对课程设置的意见和建议,进而在反馈信息的基础上优化课程内容体系。

结语

普渡大学图书馆的实践表明: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作为一种整合式教育方法,因密切结合学生的学习和研究实践,更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取得良好的教学效果。我国高校图书馆应深化与各学院及教师的合作,积极发展各种嵌入式教学方式,针对学生的实际需求灵活设计教学内容,并通过完善的教学评估体系,不断改进教学内容,促进学生数据管理和利用能力的提升。

参考文献:

[1]Koltay T.Data literacy for researchers and data librarians[J].Journal of Librarianship and Information Science,2017(1):3—14.

[2]孟祥保,李爱国.国外高校图书馆科学数据素养教育研究[J].大学图书馆学报,2014(3):11—16.

[3]胡卉,吴鸣.国外图书馆数据素养教育最佳实践研究与启示[J].现代情报,2016(8):66—74.

[4]朱玉奴,陈益君.图书馆数据素质教育的理论与实践[J].情报资料工作,2014(6):106—109.

[5]刘勋.高校图书馆开展嵌入式数据素养教育探究[J].图书与情报,2016(3):86—89.

[6]普渡大学[EB/OL].[2017-06-25].http://baike.baidu.com/link?url=C9IBADjQ7OWgV4ZGBdl4hWtorlCBZ3zYiO9P0qlfX-gbZDCrvHDqMtuWciEfT048ZmJ5R3jpbX3Aiy891R0QrPfBftAi9IM29QvDv-TJsK0OdzTeAsOF-w3MwzId4g7x.

[7]Carlson J,Johnston L.Developing an Approach for Data Management Education:A Report from the Data Information Literacy Project[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Digital Curation,2013(1):204—217.

[8]Zilinski L,Nelson M S.Developing Professional Skills in STEM Students:Data Information Literacy[EB/OL].[2017-06-25].http://dx.doi.org/10.5062/F42V2D2Z.

[9]Carlson J,Bracke M S.Planting the Seeds for Data Literacy:Lessons Learned from a Student-Centered Education Program[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Digital Curation,2015(1):95—110.

作者简介:许丽丽(1975—),女,硕士,副研究馆员,黑龙江大学图书馆;高大伟(1965—),男,本科,馆员,黑龙江大学图书馆。


 

 

 来源: 《图书馆界》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