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经验交流   正文
热门排行

美国大学校长高薪的争议、逻辑及其思考(下)


2018-07-20 阅读次数:

(二)批判者的逻辑:大学传统

西方大学自中世纪诞生以来,历经千年风雨依然光芒四射,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是一个有着特殊传统和精神的组织机构。对于许多大学传统理念的守护者而言,大学不仅是一个教堂,而且是一座人类精神的殿堂。作为人类精神的殿堂,大学决不是企业,而是一个有着特殊使命、逻辑和特征的机构,如超然于世的精神、知识立命的逻辑、兼济天下的胸怀;大学也决不是一个庸俗的名利场,而须关怀最普遍的价值。总之,大学是社会中的超自然的机构,在这里,人们感到自己身后有强大后盾——学者、学问、书籍、思想和过去。同时,它的世界主义是世界性的,能包容全人类的智慧,能毫不畏惧、无止境地探索真理。“大学作为真、善、美的保护人,它提出了一种毫不动摇的忠诚于探索精神的宗教。”[18]相反,假如大学过于屈从市场的驱使,其发挥最佳功能所必需的独特的“宇宙视角”也就被蒙蔽了。当大学决定要挣钱的时候,它必须放弃她的精神;以市场化为基础作出学术方面的决定,本身就是对精神的犯罪。[19]

在这些秉持大学传统理念者看来,大学是一个在结构上扁平化、在关系上平等的学术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中,大学校长虽然身份特殊,但仍然是大学教师团体中的一员,即所谓的“平等中的首席”(first among equals)。大学校长虽然身居高位,具有广泛的影响力,但最核心之处在于通过自己的言行展现道德领导力。由于担负更多的责任,其薪酬可以比普通教授要高,但不应该像现在差距这么大。给大学校长支付过高的薪水,本质上是对学术共同体的背叛。它不仅会破坏大学校长与教师的关系,而且损害大学校长的道德领导力。它还意味着大学沾上了“金钱文化”,远离她所追求的品格与精神。总之,对美国大学校长高薪的否定者,主要是站在中世纪以来大学就继承的传统理念的逻辑上予以辩护的。

综上可见,美国大学校长高薪背后的争论,实际上反映了市场力量与大学传统理念之间的冲突与较量。在这种较量之后,明显是市场力量占了上风,这从美国大学校长不断攀升的薪酬之中就可略见一斑。但是,我们决不能小觑大学传统理念的力量。面对社会对校长高薪的批判,美国大学校长并没有无动于衷或心安理得。一些校长已对高薪现象表现出一定的敏感性,开始把部分薪酬返还给大学。例如,2014年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校长罗伯特·巴尔奇(Robert L Barchi)就返还了原来给他的9万美元奖金,要求把它作为学生助学金的一部分。再如,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校长格雷戈里·芬瓦斯(Gregory L Fenves)就拒绝了校方给他开出的百万美元年薪。相反,他把年薪降为75万美元,外加每年5万美元的递延报酬。他之所以主动降薪,一是担心会在教授和学生心中留下负面形象,二是担心过高的年薪会阻碍他与州议会的合作。[20]

三、对我国大学校长薪酬的思考

根据宣勇教授团队的最近研究,2015年中国“211”工程大学校长实际年收入平均17.34万元,而希望合理的年薪均值为47.36万元。[21]从这个数字基本上可以看出两点:(1)中国大学校长的收入的确要高于大学教授的平均收入,但二者并不存在显著差异。这种情况与20世纪80年代美国高等教育的情形基本相似。(2)对于中国“211”工程大学校长而言,现实与理想之间存在巨大的落差。那么,中国大学校长的期望值是否合理?

尽管中美两国高等教育在许多方面存在差异,但高等教育商业化的趋势却是一致的。我们可以看到:(1)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环境下,中国大学的创业精神和市场意识越来越强烈,大学校长不断向外拓展,积极争取和创造资源。(2)中国大学面临的竞争日益激烈。尤其对于中国“211”工程大学而言,他们多是以世界一流大学为目标,竞争是来自全球的。这背后,校长作为舵手,肩负着更重的责任,这对自身能力与素质也提出了更高的挑战。因此,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当前中国大学校长的薪酬远远低于他/她的“市场价值”。校长所提出的期望值,可以说合情合理。实在很难想象,一个管理动辄上万人的办学规模、办学经费甚至达百亿元的大学校长,平均年薪居然不到20万元人民币。如果说,美国大学校长的薪酬是“过高”的话,那么中国大学校长的薪酬就是“过低”了。

然而,按照伯顿·克拉克的“国家权力、市场和学术权威”三角协调图,中国属于“国家权力”的典型,即大学受到强有力的国家和校外力量的控制,自主性相对较小。目前,中国的大学仍然被当作“事业单位”来看待;大学校长仍然是上级任命的一个行政官员,而不是各大学从人才市场竞争抢挖而来。在这个官僚体系里,大学校长主要按照其职级与资历领取固定工资。从这个角度来看,大学校长目前领取的薪酬是合理的。如果要满足校长提出的期望价值,关键是看政府能否在此领域设立“特区”。

可见,中国大学校长目前就夹在“市场”和“国家权力”这两种逻辑之间。从长远来看,随着市场力量越来越强、国家权力逐渐退出高校,中国大学校长的薪酬也会像美国大学一样,攀升到一个能体现其人力资本的“价码”。但是,鉴于中国高等教育不断的商业化、全球竞争日益加剧,以及大学校长面临的挑战与日俱增,中国政府以及大学本身不能坐等校长喊“加薪”,而应立即着手妥善解决大学校长薪酬现实与理想之间存在巨大落差的问题(此外还应包括校长的遴选方式)。一个合理的薪酬体系,不仅有利于吸引优秀的大学校长人选,而且有利于促进大学校长的职业化,进而更好地推进中国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

参考文献:

[1]Emily Jane Fox. The highest paid public university presidents[EB/OL].[2016-04-13]. http://money.cnn.com/2015/06/07/pf/college/highest-paid-public-university-presidents/.

[2]Stephanie Saul. Salaries of private college presidents continue to rise, Chronicle survey Finds[EB/OL].[2016-04-15]. http://www.nytimes.com/2015/12/07/us/salaries-of-private-college-presidents-continue-to-rise-survey-finds.html?_r=0.

[3]Janel Davis. $1 million salaries for college presidents spur debate[EB/OL].[2016-04-21]. http://www.myajc.com/news/news/local-education/l-million-salaries-for-college-presidents-spurdeb/nmXwG/.

[4]Raymond D Cotton. Myth: College and university presidents are overpaid[EB/OL].[2016-04-25]. http://www.acenet.edu/the-presidency/columns-and-features/Pages/Myth-College-and-University-Presidents-Are-Overpaid.aspx.

[5]Jack Stripling and Andrea Fuller. Presidents defend their pay as public colleges slash budgets[N].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2011-04-03.

[6]Governance and related topics-501(c)(3)organizations[EB/OL].[2016-04-29]. http://www.irs.gov/pub/irstege/governance_practices.pdf.

[7][17]Jaeah Lee, Maggie Severns. Charts: When college presidents are paid like CEOs[EB/OL].[2016-05-09]. http://www.motherjones.com/politics/2013/09/charts-college-presidents-overpaidpay.

[8]Tschepikow, William Kyle. Determinants of change in presidential pay at public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D]. University of Georgia, 2012: 125.

[9]Robert Atwell. College presidents, or CEOs[EB/OL].[2016-05-20]. http://www.highereducation.org/crosstalk/ctbook/pdfbook/AtwellPresidentsBookLayout.pdf.

[10][11][13][14]Derek Bok. Are Huge Presidential Salaries Bad for Colleges? [N].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2002-11-22.

[12]经雷.美国大学的校长该拿700万美金的年薪吗?[EB/OL].[2016-05-22].http://learning.sohu.com/20150622/n415435384.shtml.

[15]徐巍,德里克·博克高等教育思想简析[EB/OL].[2016-05-25].http://jingfeng1983.blog.sohu.com/84127547.html.

[16]Derek Bok. Universities in the marketplace: The commercialization of higher education[M].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9: 27.

[18]约翰·布鲁贝克,高等教育哲学[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143.

[19]张继明.论市场化洪流中的大学操守——美国高等教育市场化的启示[J].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1):115-119.

[20]Sandhya Kambhampati. Rising Pay for University Presidents Draws Public Scrutiny[N].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2015-06-13.

[21]宣勇.超八成“211”大学校长希望离任后做学术[EB/OL].[2016-08-25].http://www.cssn.cn/jyx/jyx_zdtj/201605/t20160518_3013980.shtml.


 

 

来源: 《高教探索》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